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十二章 军学堂”

“第十二章 军学堂”

随着敌军残余三十多名壮丁家丁投降,此战完结村子里的人一看全军覆没,只得关闭村门,在村中瑟瑟发抖等待明军援兵,期盼着苏军不要再回头杀过来。

而此战苏安小试螃蟹阵,螃蟹阵在野战当中确实为一大利器,如果装备好,火器以及大炮,遇到满清铁甲骑兵指挥得当能抵挡前几波攻势,倒也不是不可一战。

此战混战之中也损失了数十位军士,其中带甲兵士更是有四名之多,每一位带甲兵士都是精心训练,军中敢战老兵,就算是打赢了也不由得一阵心疼。

苏安也不担心敌军再次前来,村庄战兵早已损失殆尽,命人捆绑敌军埋葬敌我两军士兵,打扫战场把武器铠甲装上车。

村中之人已经通报附近县明军,时间不够再次返回村子,不及深挖乡绅富豪家底,此战虽然有所获但只有银两5000余两粮草一百担还不能兴堡村一半。

却不是不能在进村收服控制村庄在耽误明军军士来到想走就来不及了。苏安在整理完战场,携带粮草白银投降众人迅速地往营寨进发。

安溪一个千户的兵马往李屋村而来等他们到时,苏安等早已返回营寨,苏安不知道的是不久之后明军第一次围剿已经要来了。

此事上报根据幸存者所报,引起泉州知府苏才德的重视,大约得知苏安在这片山林区域之中确切位置还得详细探查,筹备调集只等得知确切位置不日兵马调进山中围剿苏安。

此时已是深夜,在一片祥和的营寨之中,苏安满载金银粮草带领兵马回去营寨之时,营寨之中的0军学堂制衣服所已然全部建造完成,而所得白银粮食已够苏安军中维持半年之久至。

1644年六月初,营寨之中人数越来越多,随着暂时不缺粮食以及白银明军现在还没有威胁,军中也越发突显着其他问题。

由于军中之人基本全是没有文化目不识丁之人,而军政方面苏安军中并没有什么人能主持军务领兵一方,或者管理一方。

基本军中众人素养也极差,也有着培养自己的班底心底,提拔军中有潜力之人补充军政班底,为以后攻城略地做准备。

首先教书之人,得是知晓识字之人先教与认识字,苏安准备拿出太公兵法的几个节章加上,前世记忆之中各类军事知识来教导军士培养人才。

军学堂建设好之后,苏安从兴堡村收购书籍任命几名从兴堡村带来认字通书之人担任教习一职把军中之人编制成班,在军中军士闲暇之余每人负责几个班教认字,而苏安则是成军学堂教长教习军政等内容。

听说军学堂即将开始军中无论何人,皆得进入其中学习得知这个消息的马池大早上,便急急忙忙前来。

“将军我等有勇力杀贼即可,何必还要学习读书识字这种手无缚鸡之力无用腐儒所学之东西,要学别人学去,吾不学”

苏安无奈笑着对着马池道“行军打仗消息传递皆得知晓笔墨,行军之中如若有消息传来你目不识丁如何看懂军令?加之打仗不止需要勇武更需要韬略,如果一味只知冲杀拼砍,总有立竭之时,此时你该当如何?”

经过苏安一阵耐心劝导,马池心悦诚服终于知晓军学堂之妙用,表示错了愿意去学堂学习充实自己。

军中众将士皆是大老粗,让他们在闲暇之余耐心去军学堂之中学习也是有点难度,一开始虽然有些非议不情愿在苏安命令之下以及派件赵俊霆及马池劝说带领之下,还是进去军学堂之学习。

没过多久军学堂之中,军士已经在军学堂教室之中拿着纸练习字体,拿着书本研读,苏安经过教室军中将士颇为认真已有朗朗读书声,不知道的人看见还会以为这是哪家私塾开课学士读书。

对于军中早些投降之人给予机会,耕种及各项劳务达半年以上苏安颁布命令如果俘虏表现优异经过军中考核背景可以提拔为将士免去每日老日耕种劳务,可编入平民及军中兵士一职同等对待。

军学堂工作几日下来工作进度顺利,有些年轻聪慧之人已经能认得不少字,而军学堂第一期军政班也能开始进行。

第一期军学堂正式开课,在一间精雕细琢的木制有着上百平方的屋子里正式展开,上课之人有着马池赵俊霆等十人认识字年轻有勇力之人,

苏安坐镇教台,随后马池赵俊霆等人向苏安行拜师之礼苏安随后还礼随便开始教导起来了太公兵法之中精挑细选的章节开始教导。

“国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于将。将者,国之辅,先王之所重也”.....所谓五材者,勇、智、仁、信、忠也。……所谓十过者,有勇而轻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人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洁而不爱人者,有智而心缓者,有刚毅而自用者,有懦而喜任人者”

这章节教导人的是,不同的人,具有不同的长处与短处,应该有清醒的认识。它还提出了选择考察将领的各种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还提出了建立参谋部的问题随后还教了数章内容,教毕让众人自己研习领会其中之内容。

几章过后众人学习很认真,数十人听得津津有味,有一人潜力非凡不由得让苏安刮目相看,此人名叫杨文是流民逃难加入苏安军中表现突出学习领会速度很快,还能够从所教内容之中举一反三,而其余包括马池除赵俊霆表现稍好其余表现一般。

就这样学习了两天众人有所精进,这两天两天兴堡村入伍及所得流民,以及本身营寨及留守军士已达到四百多人,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得上涨。

而今天来到军学堂的苏安见众人有所精进,边决定来一场考核考核军学堂军政第一期众人得水平如何,时间规定一刻钟给与纸张题目是,行军打仗遇难以攻克之时应当如何?

出题之后,众人有的马上提笔有的人在思索有得人奋笔疾书写的飞快,苏安坐在椅子之上仔细观察众人神色。

马池思索半天面露苦涩写不出什么字,赵俊霆边思索边写速度不是很快,而早先领会速度甚快得杨文,没做多少思索好似心中早已有想法,非常轻松专心致志得写的飞快。

不一会,最有潜力得杨文最先写完交上卷子,卷面整洁应对卷中之提对待如流仅仅有条,其中有几个观点甚和苏安所想。

苏安起了起身微微点着头,走动着查看杨文所作,不由得心中心想“这个杨文是个不多人才,日后当让其领一军充分磨炼日后一定能成为大材”

而其余众人包括马池赵俊霆上交卷子除赵俊霆卷中内容稍好之外,马池与其他众人卷中皆是不合格。

这次评选杨文甲等,赵俊霆被评为乙等其余人等被评为不入流,继续在军学堂之中学习,如若三次不入流便失去学堂学习得机会甲等者可继续深入学习连续两次甲或者乙等者就可毕业入军中担任高阶官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