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七章 入山”

“第七章 入山”

苏安心中拿定主意,众人经过短暂的休整,在补充食物以及水源之后体力已经有了一定的恢复后。

“明军如此羸弱不堪一击,杀的好不痛快,为何不直接杀到泉州府而去直取知府狗头杀尽明兵,何必入山折腾啊”

马池浑身鲜血,经过一番血战的马池向着边上经过血战,看起来没有一丝疲态向着赵俊霆说道

“马兄,明军城高,又有上千人的驻军,我等现只有三十多人,不可妄自托大,况且大伙都已能疲劳不堪”

马池不满的说道“怕官军做什,杀入城中才能一解我心中痛快”

苏安抬了抬手,示意马池稍安勿躁静下心来

“我等不可行莽夫事,只为杀个痛快是不智,来日定有机会让你杀个痛快,勿急于一时”

听完苏安说完保证之后,马池只得作罢,眼神里期带着灼热期待着下一次战斗。

见众人休息已经差不多了,苏安招呼众人起身继续前进,又经过数个时辰蜿蜒曲折好似迷宫一样的的山路,天已经到达午时,苏安等人已经到达。

在一片复杂的地势环绕,像一片迷宫一般草木繁密的山林之中有着一片被树木高坡所遮挡,大约有四五百亩地,而土地肥沃而平原边上还有数条条小溪,可以充足保证水源问题。

苏安对着马池以及赵俊霆说到,

“此处有良田水源,地方不算很小,此地我军在此耕种训练兵士吸纳流民扩充实力,

如若将来清军或者明军派遣大军前来围剿,此处周围地势险要也可以抗击,将来定可做出一番天地”

马池以及赵俊霆众人看向周围地势眼神之中充满信心,表示不管将来多少人前来,定要守护这一方天地杀尽敌人。

苏安等人稍做休整之后,苏安看向良田附件一处地势较高之地又有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过。

立即命令马池领数十人众人砍伐树木,在这地势较高之处建造大营府库兵器库以及关押俘虏的小屋,府库存放今所得的粮食金银以及修缮道路,方便行走运输,并选取一块开阔的地方做训练场地。

然后命赵俊霆领数十人前往良田边上搭建木屋住所制作简易工具为以后耕种农田养活自己做准备。

众人领命,立即带领麾下众人前去,留下的人看守已经被捆绑的俘虏采集野果打猎动物安置马匹,几人前往附件不远之处村落购买鸡鸭猪幼崽以及粮食种子,打听消息绘制周边地形。

苏安也随着众人拿着简易制造的工具充满动力的砍伐树木营建粗糙简易的木屋以及大营,经过半天的砍伐已经建造,大营,府库,兵器库,训练场已经良田附近的木屋住所雏形基本已经出来,建好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已经来到夜晚众人建好简易居住木屋,出去查探消息购买食物种子的人已经全部回来带来了周围村庄以及离周边县城有多远的消息。

周边往北是安溪县靠近一点有一个李屋村,往西是晋江县,靠近苏安驻地不远的村落是兴堡村。

这些村落皆无明军只有一些地主家持有武器的家丁以及结社自保的宗族,至于这两县城只有几个一般用来维护治安的卫所下几个总旗的兵马

而去那这几个村落大概要一个多时辰的路程不算特别遥远。

苏安在了解周边形式之后,心中已然有了想法,“以后说不定可以控制这些村庄县城扩大发展,不过现在还是先建设好营帐”

经过数日的建设,一座有看起来,不大不小的一座进可攻退可守的营寨已然建好,里面设施齐全有铁匠铺,仓库哨楼,暗道,并在寨内挖了水井等一系列的完备工事从

经过苏安查点估算,粮食还剩下够吃3月有余,小麦成熟已然来久等另想办法,而银两还剩一千有余,加上每月发饷银粗略估计之后,应当还能维持半年之久。

之后苏安统一了武器装备把剩下三十六多人,分成两队一队十五六人手持简易木质盾牌携带单刀,每天训练举盾防御已经劈砍,另一队拿着弓箭练习射击,白天皆有马池带领进行统一操练,中午带领众人去耕种田地建设剩下未完成的设施。

因为现在人数太少如果官军真的来袭,稀少的人数怕是抵抗不了官军一轮的进攻就全军覆没。

因此苏安给予赵俊霆数百两白银命令其安排剩下几名聪慧忠心之人前往附近村落开设茶摊收购粮食,为的就是收集消息,吸纳逃难流民乞丐,补充一点粮食,扩充人数。

在乱世之中田地以及有一个安稳的住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为了能吸引流民以及让军中将士有个安稳所在,苏安规定凡是军中之中一视同仁分配田地以及住所饷银,收获粮食暂时由军中统一分配。

就在这几日建设之中,苏安也不忘把太祖长拳,以及太公兵法,拿出来细细的研读领会其中的奥秘。

太祖长拳研读了几天,每天练习直至已然不增加气力身,苏安身体已经比刚刚穿越重生到这个世界强壮了很多,全靠日夜练习太祖长拳强身健体,到现在貌似已经到底了一个顶峰,在怎么练习已经没有作用。

苏安这边便把太祖长拳交给了马池以及赵俊霆让他自学之后传授给军士让他们日夜操练强健体魄。

经过上次战斗苏安思考总结着,全靠明军大意以及战斗力低下,如果遇到稍有战斗力的以及经验的明军正面对敌如果向流民一样发起冲锋,这种毫无章法的进攻也就能跟泉州府的明兵打如果没有军阵以流寇冲锋又有什么区别?。

有着前世界历史专业毕业的苏安,想到前世太平天国屡次大破清军,野战无往不利的螃蟹阵,是以太平军作战时三队并列的战斗队形。左右两翼人众,中路人较少,形似螃蟹状。

战斗中,这一种阵法,极为灵活,根据敌情变化极多。如敌仅分左右两队,就以阵的中队分益左右翼,也成两队。如敌前后各一队,就合左右翼的前锋为一队,以左右翼后半与中间一队合而平列,以为前队接应。如敌左一队兵多,则变偏左阵。右一队兵多,则变偏右阵。如敌出四、五队,也分为四、五队次第迎击。

其大螃蟹包小螃蟹阵尤为著名,其法或先以小阵与敌交战,后出大阵包围,或诈败诱追,伏兵四起,将敌包围。

螃蟹阵,全靠临时指挥,这个指挥权操纵在司令官手中。而队伍前进、后退、分开、合并速度的快慢,全靠几名大旗手的熟练程度,士兵们都悬着一颗心,看大旗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没有一个敢后退的。

所以,太平军从不演练技艺,而专门练习急速奔跑,几名大旗手每天都到军帅处听候将令,所讲的都是打仗时的机宜,

一军之中只要有这几个人,便可指挥千军万马。太平军的将领们知道要想使队伍整齐划一,就要抓住要领,并且深深懂得以简驭繁的奥妙。

回忆着前世所了解的螃蟹阵,苏安军中人少编程成小形的螃蟹阵,马池带领一队人成左队赵俊霆带领一队人成右队。

苏安指挥人数较少的弓箭手成后队以及中队,带领着众人每日练习奔跑速度,专门挑出灵活矫健的数人成为旗手,苏安与坐阵中路反复指挥操练。

螃蟹阵在几日之间已然有了些章法,在苏安等人,按部就班热火朝天建造营寨,训练士卒耕种田地之时。

泉州府的明军,因为上次剿灭失败,苏安等人不知所踪搜寻不到去处。

泉州知府苏才德与参将刘才,大为恼怒训斥李把总与吴把总无能废物,不过区区五十人左右,两个人居然被打的大败如果时间拖下去,泉州府哗变被巡抚所知晓怕是上面问责下来难以交代,命令派出探子寻找苏安所在之处,定要全剿苏安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