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一章 破庙”

“第一章 破庙”

华夏20XX年的一个夏日,在某个喧嚣热闹,生机勃勃大家都为生活奋斗的一线城市。

一位某个重点大学历史系刚刚毕业的年轻人,独立毕业大学附近租了一套房子。

苏安昨天刚刚面试了本市大公司本来在历史系毕业的不好找工作的情况下,靠着细心谨慎,多做事多想少说话的性格,激烈的竞争中力压其他优秀的应聘者侥幸获得一份很不错的工作。

清晨在拥挤不算大但是五脏俱全的房子里,早早起来的苏安穿着公司发的西装精心打扮了一下,对着镜子鼓励了自己几句。

怀着对着生活有美好向往苏安关门下楼,准备前去公司上第一天的班。

到了楼下苏安搭乘了最早的一班人满为患公交车,心中正想着去公司如何跟人打好关系,在第一天里给人留下好印象,做着心理准备中,正在思考之中的苏安。

突然发现隔壁几排站立的人之中,有一位贼头鼠脑,身材瘦小看起来就是社会无业游民的小黄毛正在把手伸进一位二十多岁一看也是跟苏安一样刚刚进入社会的女生包里意图行窃,而女生毫无查觉,专心看着手机。

受过二十一世纪华夏优秀教育有着当代年轻人优秀品质的苏安,当然不能当没看到,于是移动脚步冲了过去抓着黄毛的手大喝一声“你手干嘛呢!”

贼头鼠脑的小黄毛被苏安这一声喝到,不惊反怒说到“你小子,敢多管闲事,找死?”

经过这几声,车上的乘客把视野都看向了这边,女生也发现这个情况紧紧抓着了自己的包,车上的人也围了过来,司机也停了车走了过来。

黄毛见挣脱不了苏安神色慌张,随手从腰间口袋中,拿出一把弹簧刀手疯狂得舞动了起来,苏安想伸手去挡,只感觉先是腹部感觉凉凉的然后又燥热的液体流出来,苏安往下看,是鲜血流了出来。

随之而后是剧烈的疼痛,苏安还想说什么,却是说不出来,眼前一黑扑通一声倒了下去,经过一阵慌乱司机以及车上的乘客按倒了黄毛,并赶忙打救护车号码。

黄毛被随后的人控制住移交公安局,但是苏安还是没能撑过去,事后苏安被表彰为城市英雄,以及被公司表为模范员工,并将奖金送给灵堂上哭的死去活来的苏安家人,不过这些苏安却永远不能知道了。

公元1644年崇祯十七年春中原大陆在熊熊燃烧,兵事连连人民苦言不堪大明,大顺,大清大西互相交战天下动荡势力犬牙交错争夺天下的时候,在福建八府之中泉州府境内一座破庙之中。

深夜,破落的大门寒风阵阵吹来,一直吹到苏安的脖颈之上,躺在破草堆里的苏安缓缓睁开双眼看着这残破的庙宇以及身上复古又破破烂烂的布编织成的衣服,“我不是被那个黄毛捅了几刀,这是什么衣服我难不成是穿越还是重生?”

带着疑问,苏安随手捡起身边地上破碎不堪的黄铜镜,看到的是一幅身高大约1米7多的,身体消瘦,衣服脏乱。

面带风霜面色偏黄带着坚毅的国字脸看起来大致二十多岁左右,抬起双手映入眼帘的是厚实有老茧的双手。

苏看着这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以及这陌生的环境一时之间,天璇地转,不安对陌生世界环境的恐惧涌入心中。

不由让苏安想如果真的是穿越了“我的家人父母怎么办”苏安不免担心了起来,随后苏安想起家中还有两个弟弟能够照顾苏安的父母稍微安了一下心“还是先搞清楚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既来之则安之”

但此时他的眉宇之间夹杂的一丝痛苦头脑一阵疼痛,记忆里突然大量涌入了另外一份记忆,突然出现的那一份记得的主人也叫苏安,两份记忆还有一些混乱。

大致记得现在是公元1644年那份记忆的主人本是明末河南的农户,李闯以及各路贼人在河南作乱时正值他下他田务农。

看见远方烟火等他回去家人不知所踪村庄满地尸体全无活人也不知道是官兵杀良冒功还是贼人劫财又不知是那伙人,这乱世官兵来先抢杀一番,匪来也抢杀,满腔悲愤却无处发泄

只有他孤单一个人寻不到家人村庄已毁便只能到南方安全一点的地方,这份记忆住主人时正值李自成攻破北京战乱盗匪横行打家劫舍,一路南逃靠乞讨吃野果充饥几次差点遇险都撑了过来,一路颠簸流离到福建。

到达泉州府这日狂风大雨,身无分文躲避风雨到这破庙之中,不想破庙无人打理年久失修在这大风雨之中,房屋瓦片掉落砸到头上,便晕死了过去。

苏安回忆到这,“看来是穿越时间重生了,这身体主人倒是倒霉,不过原身体主人要是知道,后面历史如何发展怕是也躲不过满清入关南下”

在苏安穿越前的记忆里满清入关不久之后吴三桂会清军入关,大顺李自成会兵败三海关之后身死九宫山南明宏光帝以及最有可能中兴的隆武帝会被郑芝龙出卖以及最后永历帝在。

曾经的大西军队帮助下情势眼看就要复兴大明,但最后内耗被军阀挟持内部混战自己也身死吴三桂之手,被满清轻松击败,神州大地陷入沉沦,诸帝勾心斗角大明已经无可救药。

江南之地会迎来莫大的浩劫,前世苏安学习历史专业每读到这一段时期华夏人民遭逢大劫痛心不已,扬州,嘉定,江阴,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这些在苏安前世如雷贯耳,心中不一阵恶寒心想如若此生有机会定要扭转华夏之乾坤,拯救天下黎民百姓。

苏安整理了一下思绪,嘴角苦笑,“别人穿越,在不济都是皇帝皇子诸侯,他偏偏穿越还只是一个农民好歹有个系统吧,连系统都没有,现在还是想办法让自己先活下去吧,还是别想那么多,身无分文食不饱腹说不定都到不了清军南下的那个时候就饿死了”

苏安看向破庙,庙虽破不大但是佛像众多,为首正中佛像威严怒目而视炯炯有神虽然不知道是那尊大佛,苏安前世虽说不迷信那些神佛之说。

心想“既然都穿越重生了,神佛之说不可不信,不如一拜求华夏的父母能健康长命百岁希望,自己有一日还能回去见他们”

遂在佛像双膝跪地双手合十跪地磕头拜,刚磕没几下发现地砖像是空心的有清脆的声音传来,立马又敲了敲其他砖是厚重的声音传来,“心想莫不是砖下有宝”赶紧双手挖开石砖,却见石砖下有一精致木盒

苏安暗自感慨,“果然没什么系统,是不是有安排其他好东西,上道啊”,心中想着盒子里装着是不是什么修仙秘籍或者威力无穷的丹药,苏安越想越开心。

赶忙打开,内有精致完好两本书苏安呆住了,一本是太公兵法,另一本是太祖长拳,以及大约一百多两银两,前世的记忆大约价值五万六万多块钱,在这乱世还会值钱一些两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东西了

苏安呆呆看着盒子里这些书跟银两发出了苦笑。

“太公兵法不是姜子牙所著兵法距离上千年也不知道适不适用,你说我如果是古人不知道现代知识多好,别人穿越动不动系统,来个百万兵马,巨额财富,或者通天武功秘籍以一破万,太祖长拳我记得宋太祖所著练体实战用,我要这破书有何用不过还是比没有好吧,当个安慰吧比没好”

苏安打开了太公兵法以及太祖长拳,打开刚刚一看苏安傻眼了,全都是文言文晦涩难懂如果是这身体前身怕是认不得这些字。

有着本科学历的他,勉强还看得懂心想“太祖长拳有实战效用还能强身健体,画面都是图画小人在笔画动作好理解懂,但这太公兵法实战晦涩难懂里面有军,略治国建军等一系列内容,先解决生计问题以后在慢慢去学去看里面的内容”

苏安收好银两和书册,天空也刚刚要亮还有一丝丝黑,苏安一阵口渴四处漆黑一片,起身走出了破庙在破庙边上发现了小溪饮了赶忙痛饮了几口小溪水,稍微清洗了一下脸庞,清理了一下衣物之后。

回头远远看到规模硕大泉州府在山下四周环山其中有一门环海看上去是港口停留着许多大大小小的船甚是繁华,而破庙在山上周围还有几条小溪。

在往后是一片山林,苏安远远看着远方的蜿蜒30里的泉州府城城墙,天未完全亮城内火把与灯笼能看到泉州府治所在地大致的轮廓。

【新书,一定会写完不会中途烂尾,跪求走过路过的来看的,点个免费的推荐票吧,求求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