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高級巨艦到手


    “別弄死它!”木子楓急聲傳音。

     周揚之前被金發青年擊傷,此時把火氣都撒在了巨隼身上,這家伙徹底悲催了。

     “小子,我說別弄死它!”見周揚不擺手,木子楓再次厲喝。

     “這家伙的肉,香的很呢,一會兒您也嘗嘗。”周揚抹去嘴角的鮮血,翻手取出了佐料,看樣子真想弄個烤隼肉下酒吃。

     “你放屁!快停下來,在蠻荒大陸乘坐巨隼,比星空戰艦要安全的多。”

     木子楓一臉黑線,你明知我是一個魂體,還他娘的讓我一塊嘗嘗,這不成心惡心人嗎。

     無奈之下,周揚停止了掄動,但看向那光溜溜的鳥身,一個勁的皺眉。

     “別玩了,快收服它!”

     周揚搖了搖頭,一道神識打了過去,開始施展禁神秘術。

     片刻后,火之領域消失,那頭龐大的巨隼,如一灘爛泥般,倒在河岸邊上,進氣多,出氣少。

     “就這兩下子,控制它有什么用。”周揚拍了拍手,不屑道。

     “你懂個屁,這家伙簡直就是天生的殺手,天賦神通了得,來無影去無蹤,若非咱們提早設下陷阱,它怕是早跑了。”木子楓罵道。

     “對了,那艘巨艦!”周揚剛想反駁兩句,突然臉色一變,而后想都不想,轉身便要跳入河中。

     然而他的臉色一白,生生頓住了身形。

     “你先療傷,那艘巨艦沉入了河底,跑不了的。”木子傳音斥責。

     “你快坐下療傷!”穆涵也扶住周揚,讓他趕緊坐下。

     “和尚兄弟,你沒事吧?”袁一和那幾頭妖王也跑了過來。

     它們因為閉氣及時,并沒有受到大的傷害。

     然而妖氣的毒性很大,雖然沒有吸入腹中,但對肉身的腐蝕力還是很強的,這些大妖使出渾身解數,才算挺了過來。

     這還是那頭毒蛟,并沒有針對它們的結果,否則頃刻間便會斃命。

     “無妨,小傷而已。”周揚擺手,而后盤坐下來,往嘴里丟了一把丹藥,緩緩閉上了雙眼。

     還好,有隱形陣法和火之避障的阻擋,那道金

     光的威力大減。而他此時的肉身,已堪比御神后期頂峰程度,這才沒有受重傷。

     但金光入體,還是破壞了他的幾處經脈,若不及時治療,必會留下隱疾。

     穆涵示意幾頭妖王走遠一些,以免打擾了周揚。

     赤河兩岸的大妖們,此時也早已跑的精光。

     跑不了的,不是被之前的妖氣毒死,便是被周揚

     的黑火燒成了飛灰,可謂是凄慘至極。

     “對了弟妹,莫非沉到河底的那艘,便是御神高級戰艦?”袁一轉頭望赤河中心,不禁開口問道。

     穆涵微笑著點了點頭。

     “這真是剛打瞌睡便來枕頭啊,太好了!”袁一開懷大笑。

     足足過了兩個時辰,周揚這才睜開雙眸,而后便迫不及待的跳進了赤河中。

     袁一張了張嘴,卻沒來得及說。

     它也想跟下去,但又怕穆涵出事,只得與幾頭大妖留下來守護。

     赤水很渾,也極深,阻力也不小,但周揚御水下行,絲毫不受影響,直接掠向巨艦掉落之處。

     略略感應,并沒有發現什么,周揚繼續御水下行。

     渾濁的赤水分開,形成了一條水下通道,他身形如劍,直插水底。

     “娘的,怎么這么深!”周揚已然深入水下足有十多萬丈了,居然還沒到底。

     又下行了數萬丈,周揚突然停住身形,神識全力放出,探查四周。

     片刻后,他輕輕皺眉。

     “明明有一絲妖王的氣息,怎么又不見了?”

     因為全力施展速度,他的氣息根本沒有壓制,也有可能是被他的氣勢所懾,提前逃掉了。

     若真是如此,證明水底的這頭妖王,品階應該不高。

     “嗯?就是它!”再次下行了片刻,周揚眼前突然一亮。

     一艘巨大的封閉型墨色戰艦,此時正橫陳在河底。粗略估計,此艦足有一千二百余丈長,寬也有三百多丈,下半部分已然沒入淤泥之中。

     這是他見過最大的星空戰艦。

     沒有猶豫,他取出御神級儲物神寶,而后向巨艦打出道道法訣。

     巨艦顫動了片刻,便停止了,更沒有進入他的儲物神寶。

     周揚皺眉,想了想,便將一滴鮮血滴入了艦身,再次打出法訣。

     艦身劇烈顫動,但最后還是停了下來。

     周揚閉上雙眼,將神識全力探入。

     “神識印記!”這下他明白了,原來巨艦是有主人的,而且主人的神識很強。

     “應該是六長老來清的印記。”那個老家伙可是御神后期大境,神識極為強大,不是那么好抹除的。

     周揚可不信這個邪,他的神識更不是蓋的,禁神術全力施展,誓要將老家伙的神識印記抹去。

     千萬里之外的高空,正在狂逃的來清臉色一變,不禁暗自咬牙。

     居然有人在打巨艦的主意,真是可惡至極。

     但此時那頭毒蛟緊追不舍,他只能邊逃邊加持神識印記。

     然而隨著距離的不斷拉大,隨著周揚不斷的摧毀那道印記,他對高級巨艦的控制力,卻是越來越弱。

     “可惡!”腦中那道相同的印記徹底消失,來清幾乎要暴走。但毒蛟青年已然追了上來,他不得不再次撕開空間,一頭鉆了進去。

     赤河河底的周揚卻是大喜,意念一動,那艘巨艦便飛入了儲物神寶之中。

     多虧之前有所斬獲,這才得到了幾件御神級儲物神寶,否則只能時刻駕馭著這個大家伙,到處亂跑了。

     “嗯?果然是你!”便在此時,周揚猛然回頭。

     隨著渾濁的河水翻騰,數萬丈之外,一道長長的影子急遁而走。

     “哼,還想跑,給我站住!”冷哼聲中,周揚御水直追,速度一點不比那道影子慢。

     他是全屬性修者,在水中來去自如,速度比水屬妖獸只強不弱。

     “媽的,這個人類真是個怪胎!”前方突然傳來一道神念。

     “你給我站住!”見那道影子加速,周揚雙手連揮,道道水箭暴射而去。

     “嘭嘭嘭嘭!”一道都沒落空,全數擊在那道影子身上。

     然而那影子只是抖了抖,便再次加速急掠。

     “哦?肉身竟然如此之強!”周揚有些詫異,每道水箭之威,都幾乎相當于中品法寶的一擊,那家伙居然輕易接下,真是厲害呀。